登录大科技·创新世界

X
第三方登录

注册

X
第三方登录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邦 > 创业邦

一个明星区块链项目的400天浮沉录:发币两天募2亿

2018-11-30 10:11:22 | 标签:区块链 , 浮沉录 | 编辑:周秦 | 阅读数量:1501 |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公司难道不会提前做规划,预留好资金吗?”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坐在记者面前的A先生说起TTT项目(代币为TTT),依然语带愤懑。就在这次与记者的交流之前两个月,8月中旬,TTT项目开始裁员。一周后,TTT项目创始人,同时也是区块链领域曾经的明星人物周政军视频直播离职,震动币圈。


      编者按:


      “公司难道不会提前做规划,预留好资金吗?”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坐在记者面前的A先生说起TTT项目(代币为TTT),依然语带愤懑。就在这次与记者的交流之前两个月,8月中旬,TTT项目开始裁员。一周后,TTT项目创始人,同时也是区块链领域曾经的明星人物周政军视频直播离职,震动币圈。


      此时,距离TTT最高光的时刻——两天融到2亿元资金,才8个月时间,而距离它这一项目最初团队的成立,也仅400余天。与其他很多ICO(区块链行业术语:首次币发行)项目不同,TTT是从一家最初做联盟链的底层技术服务公司转型而来。“联盟链赚钱比较慢”,其前员工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是,2017年底,北京信物互联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了TrustNote基金会,并在今年初开始私募。就是这样一家自称良心技术流的“非典型”ICO项目,却成了今年以来从无限风光到哀鸿遍野的币圈的一个典型故事。


      ●曲未终人已散:创始人直播离职


      刚入职时公司说预计资金足够烧2年,1个月之后说只能维持1年了,又过了10天,得知只能烧半年了,再过了10天,老板召开全员大会,委婉地宣布裁员解散。一周之后,老板也离职了。


      如同其他很多ICO项目一样,悲剧同样从币价下跌开始。


      在TTT前员工C看来,公司最后衰落的转折点,是以太币跌下2000的时候,也就是8月中旬。“公司顶峰80多人,每月成本支出200多万元。但ETH不断下跌,年初一个换1万元,现在只能换2000元。但不管什么价格,ETH跌了,不舍得,也得换。后来(8月20日)我们就裁员了,留了十几人吧,其他人都劝退了。”


      A先生是在这之前两个月入职的。刚入职时公司说预计资金足够烧2年,1个月之后说只能维持1年了,又过了10天,得知只能烧半年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又过了10天,当他走出地铁,还在感叹如此风和日丽,难得的好天气,刚到工位,屁股还没坐热,老板召开全员大会,宣布公司资金目前已经难以维持这么多人的开销了,眼含泪水向所有人鞠了三个躬,委婉地宣布裁员解散。才入职两个月,就面临如此局面,他愤懑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吐槽:“公司难道不会提前做规划、预留好资金吗?”


      宣布裁员之后不到一周,8月25日,周政军进行视频直播,直播中拿出了一个自己做的账单,来阐明年初募集的2个多亿为什么现在只剩1000多万元。直播结束后,周政军宣布辞职,退任做TrustNote项目的社区顾问。消息一出,币圈哗然。


      在这之前,TTT项目还有过一段风光。


      6月28日,2018世界区块链大会正式在乌镇召开。7月4日,TokenSky区块链大会在东京开幕。TrustNote也都如约出席,并发表演讲。


      表面繁华依旧,背后隐忧早已浮现。


      首先就是上交易所的问题。据了解,该项目在私募时明确表示,项目会在2018年3月2日之前陆续上线币安、Bitfinex、OKEx以及火币网,但结果是时间延后近两个月(4月25日)才上交易所,而且是一个非常不出名的小所Bit-Z。6月份,经过连续三次投票上币,TTT最终还是没能登上OKEx交易所。


      交易所问题是一个方面,币价不断下跌,才是TrustNote真正的危机。数据显示,自TTT 4月25日登录Bit-Z交易所,以0.4元开盘,稍后触及1.12元高点后,就一路下跌,截至6月底,已跌至0.29元。私募投资者不仅没能迎来暴涨五倍、十倍的开局,反而与年初约1元私募价相比,也相差甚远。


      ●曾经的风光:“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


      与当下的落寞相比,TTT项目的高光时刻已恍如隔世。彼时,项目方两天融资2亿,公司员工不过20余人。公司融资完成后,某高管直感慨“钱多得都不知道怎么花”。


      这一项目最初的团队成立于2017年7月,最早并不发币。


      前员工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刚开始做的是基于超级账本的联盟链,做区块链底层服务,持续四个月左右,也曾和某大型事业单位洽谈合作,但联盟链赚钱比较慢,后来我们才发了币。”


      于是,参照一般区块链企业ICO流程,2017年底,北京信物互联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了TrustNote基金会,基金会创始人即为项目公司CEO周政军。在今年初开始私募,私募的价格是1ETH=8500TTT。


      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私募很顺利,两天就募到2万个ETH。”按照今年初ETH的价格,单价最高可达万元,也就是说单个TTT的融资价格已可能超过1元,项目方两天融资2亿,速度令人咋舌,而当时公司员工不过20余人。


      分析其中的原因,B说:“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周总的研发背景很强,另一方面是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财务顾问。”


      公开资料介绍,周政军,TrustNote创始人,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自控系,在多媒体处理芯片、视频会议设备、移动互联网、游戏等多个领域有超过20年的产品研发、战略规划和项目管理经验。曾是中兴微电子的创始团队合伙人,还曾领导团队自主研发了一款手机浏览器,成功被奇虎360收购。


      确实自带光环,光芒闪耀。


      问及公司员工买币的情况,前员工D说:“当时,融资形势一片大好,私募下个阶段就是上市,内部员工有福利,1ETH=8500TTT,还有赠送。很多人都参与了私募,有人买了50多万,最多一个员工,买了200万元。”


      员工是怎么买币的?D回答说:“我们都是通过交易所,用现金买ETH,然后把ETH直接打到老板钱包。一个月后TrustNote钱包上线,老板再把TTT打给我们。”


      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年初时候,整个币圈一片火热,普通发币项目,登录交易所至少上涨5倍,好的项目甚至求助代投都一币难求,员工买200万元不难理解。


      TrustNote官网介绍,TrustNote是全球首个支持挖矿的DAG(有向无环图,Directed Acyclic Graph)公有链,是区块链3.0,具有创新的双层共识机制,面向数字通证发行、游戏和社交网络等应用场景。目标是打造世界最领先的公有链平台,构建下一代价值交换的网络平台,降低社会信任总成本。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年初已接触到该项目,曾亲身感受到当时该项目公司的火爆程度。公司融资完成后,某高管直感慨“钱多得都不知道怎么花”。


      随着资金的到位,伴随着市场热情的高涨,TTT也迎来了自己的最高光时刻。


      与诸多其他区块链动辄称自己世界背景相同,TTT项目公司首先就是要筹建区块链世界联盟。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2月28日,由澳大利亚TrustNote基金会发起的“全球DAG区块链技术联盟”筹备会在北京成功召开并圆满落幕。会议上,各路资本、大V站台,分享技术、畅谈投资价值,预测项目或将成为2018年区块链行业一匹黑马。


      紧接着,2018年1月5日,“全球DAG区块链技术联盟”第二次会议在京召开。2月6日,“全球DAG区块链技术联盟”第三次筹备会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召开。此次是联合币圈行业顶尖媒体,规模已达数百人。节奏可谓紧凑,规格也是越来越高。


      除了筹备世界联盟,参加世界论坛也是TTT项目此时的亮点。


      公开资料显示,1月23日,TrustNote基金会创始人周政军出席达沃斯区块链论坛,就“突破区块链技术瓶颈,构建支持高频次交易、跨平台的下一代区块链应用的TrustNote公有链技术平台”进行了主题演讲。2018年4月3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成功举办2018年世界区块链峰会上,周政军受邀作为大会顾问出席,并作演讲。


      一方面是高大上的品宣,另一方面,接地气的广撒“糖果(TTT代币)”也是TrustNote的土豪表现。


      不论是邀请好友、阅读官方文章、参与活动、答题、转发集赞、参与直播、庆祝交易所上线,TrustNote均出手阔绰,有的撒币数甚至达百万(年初的私募成本每币1元左右)。


      全是代币,你们工资怎么发?前员工C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发RMB,每次用钱时,就拿ETH去市场(交易所)上换。”


      前员工D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行业内,用以太坊、比特币很方便。不管是参加国际、国内会议,邀请媒体等,直接给币就可以。”


      ●这一年来,“卖的都是概念”


      在圈内,TrustNote自称良心技术流,强调自己的独特和价值。但在不断下跌的币价面前,显然没有意义。不仅投资人,参与私募的TTT员工同样损失惨重。


      在持续下跌的币价面前,最先出问题的,是运营团队。


      前员工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五六月份,币价跌得很凶,老板一直不拉盘,社区抱怨很大,很难维护下去。”


      前员工A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运营总监也是联合创始人之一,他拉他的朋友,一起参与了项目的私募,他的每个朋友都亏了几十万。最后,朋友找到运营总监,希望退币,运营总监找老板,老板问他:“这事有必要找我吗?”不欢而散。到最后,整个运营团队都辞职了,联合创始人先是转部门,然后也走了。


      TTT前员工D也参与了公司私募,币价下跌,他损失惨重,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融了钱后,他去投别的项目,特别不透明,没有对公账户,这些钱都在他自己的钱包里?员工找他补偿,他也不给。当初融了那么多钱,不知道钱怎么都没了。”


      “我打了好多次电话,说了些比较狠的话,也找他谈了两次,但是他根本不想帮员工解决。”


      实际上,损失惨重的还不只是员工,还有投资人。


      币价下滑的趋势几乎无法停止,非小号数据显示,TTT的价格从6月底的0.29元继续下滑,到7月底已经触及0.18元。


      投资者E说,最早项目公司内部员工告诉他:“币大概能涨到10倍左右,结果这个币从1块2就开始跌,一直跌,跳崖式地跌,跌到最低剩2分钱,投资1万多,最后我的个人账户就剩三四百块钱。私募的时候,单价大概1块。1块私募的,都没有涨到1块以上去,说白了就是坑人的。”E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投资TTT数十万的人不在少数。


      前员工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8月初,大概持续半个月时间,几乎每天都有投资人上门要求退币,找老板去闹事。


      闹事影响到你们工作吗?面对记者提问,他说,即使没阻碍到上班,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影响像病毒一样,让你没法安安心心地做事了,影响最大的就是公司的氛围。


      就是因为币的事情,引发的事端太多。内部员工很多持币的,每天价格下跌,早上一上班,大家都在讨论价格,想办法做市值管理。这种氛围越来越浓烈,因为价格止不住地跌。当时,别的币回升,TTT也不跟着回暖。别的币跌,它跌得更惨。


      大家一直觉得这个公司不行了,市值管理都做不明白。


      币价越跌,闹事者闹得越厉害。有人说,因为已经开了退币的先例,所以闹事者才闹得那么凶。刚开始,老板还是客气地接待闹事的投资者,后来老板心态也崩溃了,顶不住压力,和闹事者直接吵起来,整个公司都知道。


      因为币一直跌,老板就想全力把币价搞上去,甚至都在招一些以前做传销的人,寻求找传销团队合作,把币价拉上去。虽然最后找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成,估计对方力量不太行。前员工B说,没办法,逼到这份上了,他没有其他的任何办法了。


      7月底你们收到两大资本投资,是真的吗?前员工C说:“这是真的,但没多少钱,几十万吧。这种战略互投,也就是币币兑换,你家的币换成他家的币这样。因为他们是大机构,你可以用它的品牌做些背书,但几十万也不解决问题。”你们有收入吗?对于记者的这一问题,他直言:“没有收入。”换句话说,宣称区块链3.0,新一代世界公链这一年来,卖的都是概念。

分享到:

我有话说

全部评论(0)

没有更多内容了
点击加载更多

猜你喜欢

新闻热榜


双创版版微信


双创版微博

  • 政府部门

  • 高新园区

  • 合作媒体

  • 友情链接

海南省人民政府 海南省科学技术厅 海南省知识产权综合服务平台 海口国家高新区 海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海南省农业农村厅 海南省财政厅 海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海南省教育厅 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 海南省公安厅 海南省司法厅 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海南省交通运输厅 海南省商务厅 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 海南省林业局 海南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 海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 海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国家税务总局海南省税务局 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服务中心 海南省地质局 海南省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 海口市人民政府 三亚市人民政府 儋州市人民政府 三沙市人民政府 五指山市人民政府 万宁市人民政府 东方市人民政府 定安县人民政府 澄迈县人民政府 屯昌县人民政府 临高县人民政府 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白沙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昌江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乐东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陵水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洋浦经济开发区
海南大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海府路89号海南省科技厅  备案号:琼ICP备17001763 技术支持:创想传媒

微信

微博

返回
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