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大科技·创新世界

X
第三方登录

注册

X
第三方登录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原创

马耳他群岛奇异三谜

2017-12-13 16:12:36 | 标签:马耳他岛 | 编辑:张潇 | 阅读数量:960 | 文章来源:大科技

  地中海上的马耳他岛,位于利比亚与西西里岛之间,距离两地不足100公里。在马耳他岛上有3个神秘的谜。这是3个异乎寻常的谜,因为其神秘性并不仅仅只有考古学上的意义。

  地中海上的马耳他岛,位于利比亚与西西里岛之间,距离两地不足100公里。在马耳他岛上有3个神秘的谜。这是3个异乎寻常的谜,因为其神秘性并不仅仅只有考古学上的意义。



  谜一:难以想象的轨迹

  第一个谜是有关地面上的一些奇特轨迹。这些轨迹看起来像是某种轨道,当地土著人称之为大车辙。表面上看,这些轨迹也似乎是车辙。有人认为这些轨迹是实际使用的车轨,可能在某个时候湮没在地面之下,以后又逐渐露出地面。但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些轨迹显示出明显不同的辙宽。又有人认为这些轨迹只是大车辙,譬如说某种双轴大车在地上压出的槽。这也肯定不对。众所周知,双轴车有4个轮子,在转弯时,后面一对轮子划出的曲线要比前面一对的小一些。因此,如果是双轴大车,必须找到与前面轮子辙印不同的后轮辙印,但事实上没有。还有人认为是单轴车,这一猜想同样不着边际,理由是各不相等的辙宽,这些单轴车得有活动的轴才行。

  也有人提出其他想法。他们认为,这些轨迹也许是某种动物,譬如牛,将树枝绑在背上拖曳而成。这些树枝下面有分叉,在分叉的枝干上放置沉重的货物,譬如神庙中的巨型石雕。然而这种理论也不大可能。马耳他岛的地面主要由石灰岩构成,如果某种动物的确曾经年复一年地拖着分叉的树枝走过而在地面上留下印记,那么,首先我们应看到这种动物踏出的小路,其次我们还必须假定多年以来树杈具有相同的宽度。这些困难使得这种理论不大可能成立。

  还有人认为某种球状物体也许是解释轨迹之谜的钥匙。这种理论认为轨迹是某个球状物体在地面上滚动时压出的凹槽。不过这也不正确,因为实际球体在滚动时在凹槽低点留下的痕迹与人们在马耳他岛上的轨迹中所发现的特征完全不同。对轨迹的另一种设想是,它是一种输水管道系统。这一想法也没有多大意义;轨迹的凹槽越过了高山与峡谷并始终保持非常紧凑的曲线。

  又有人提出一种观点:在轨迹的凹槽中推动的是单只轮子。这一想法也不对。因为轨迹凹槽深度为72厘米,这意味着当轮子在槽沟里转动时,从轴心到底部的深度至少为70厘米左右;但这样大小的轮子无法沿着轨迹向前转动,因为轨迹有些地方转弯很大,轮子在槽沟中根本转不过去。

  考虑了大约20种如此这般的想法和几乎同样多的猜测之后,我们发现没有一种理论站得住脚。不得不承认,这个轨迹,这个位于马耳他岛上的“车辙”,确乎是史前留下的谜。

  有人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我们的宇航员在月球上留下过车辙,月球车也曾在月亮表面四处行走;马耳他岛地面为风化的石灰岩,它在潮湿的时候非常松软,也许就在这期间某种不明飞行物曾经以某种方式接触过马耳他岛的地面?

  谜二:叹为观止的光柱

  在马耳他岛上,人们把蒙娜亚德拉神庙称为太阳神庙,它足足比海平面高出48米。每年至少有半年时间,强劲的海风越过沙丘吹拂着太阳神庙,它挟带的海岸边的盐粒,不断地侵蚀着神庙中的石雕群。离海最近的神庙是哈格·钦姆神庙,它离大海峡只有不足半公里的路程。

  蒙娜亚德拉神庙的整体轮廓看起来如同一片三叶首蓓的叶子,宽约70米。

  一个名叫保罗·麦克列夫的马耳他绘图员曾经仔细地测量过这座神庙,并由此得出了一个极其令人震惊的结论:在夏至的日出时分,太阳光擦着神庙出口处右边的独石柱射进后面椭圆形的房间里,正好在房间左侧的一块独石柱上形成一道细长的竖直光柱,这道光柱的位置随着年代的不同而改变。在公元前3700年,光柱偏离了这块独石柱而射向它后面一块石头的边缘;而在公元前1万年,这道光柱如同一束激光一样笔直射向后面更远一些的祭坛石的中心。

  在12月21日的冬至日,上述情况又出现了。不过这次出现在相对的一侧,同时房间右侧后部设有祭坛石。

  我们已经看到,在日出时分,太阳发出的第一道光线笔直地在出口处的两块独石柱之间穿过,射进神庙的房间里,光线穿越门拱并照亮了房间中部巨大的祭坛石。神庙中出现的这种准确的投影现象绝非偶然,事实上在整个神庙的建筑布局上的精确性已经排除了任何偶然性。

  这样,在冬至日和夏至日,分别在右边和左边的相应的独石柱上形成了一道光柱,这两根独石柱可称为日历柱。它们宽度不等,右边一块宽1.33米,左边一块宽1.20米。右边的独石柱上出现的是冬至的太阳光柱,我们所看到的是在我们的世纪里太阳光柱的位置,它没有射向后面石块的边缘。这样的建筑布局,也恰好为公元前3700年和公元前1万年的太阳光柱留下了位置。

  太阳光柱在整个石块上扫过一遍大约需要25800年的时间。正是根据石块的宽度我们算出了这一情况开始的时间:公元前10205年。

  更早的年代里太阳光柱射向另侧的日历柱,由此建造神庙的人完成了一个简明的日历。左边的日历柱比右边的一根窄13厘米,正好是两束太阳光柱的宽度,后者宽约6.1厘米。假如日历柱再宽一点,太阳光柱将无法精确地射向位于后部的祭坛石的中心。

  必须注意的是,现在太阳光柱没有射向祭坛石,它被左边较小的一根独石柱挡住了。而在公元前3700年,太阳光柱也没有落在祭坛石的中心,其位置相差6.1匣米。迄今为止,太阳光柱射向祭坛石中只出现过一次,即公元前10205年的那次。

  根据左侧与右侧独石柱的不同宽度,我们可以推算出太阳神庙的建成日期。公元前10205年的冬至日,太阳光柱正好扫到右侧独石柱的边缘;同年夏至日,太阳光柱落在左侧独石柱后面的祭坛石中心。这样,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得出结论:神庙是公元前10205年建成的,离现在已经整整1.2万年了。

  考古学家历来视确定古史日期为畏途,对我们石器时代的祖先,他们作出的排序总是混乱不堪的。

  根据马耳他岛上太阳神庙中相当精确的太阳钟,我们可以推测出其建造者的许多情况。他们并非完全未开化的原始蒙昧的生命,至少他们具有丰富的天文学知识和精确的历法。此外,我们还确定他们生活的年代,这都是作为后人的我们感兴趣的话题。

  谜三:鬼斧神工的地下建筑

  马耳他岛上的第三个谜团暗藏在位于南部的首府瓦莱塔一条不引人注目的小路上。1902年就是在这儿发生过一件引起轰动的大事。当年,有人建房时在地下发现了一处洞穴,但房主一声未吭。他也知道马耳他岛上有许多史前地下建筑,保持缄默的原因是因为不希望他的建筑因官方的禁令而夭折。只是到后来人们才逐渐知道,在他的房子下面埋藏着何等的财富!

  现在人们将这一地下建筑称为“Hypogaum”,这个词来源于希腊语,“Hypo”意思是“在上面”或者“在下面”,而“Gaia”则指“土地”,合起来为“在地下”;整座地下建筑由许多上下交错重叠的多层房间所组成。里面有一些进出洞口和奇妙的小房间,旁边还有一些大小不等的壁龛。中央大厅里耸立着直接由巨大的石料凿成的大圆柱与小支柱,支撑着中央大厅的半圆形屋顶。整个建筑采用了粗大的石料,以一种近乎完美的方式建成,线条清晰,棱角分明,甚至那些粗大的石梁也不例外。没有用石块镶嵌补漏的地方,更没有用多块石块拼装之处。无缝的石板地面上耸立着巨大的独石柱,壁龛与支柱都直接雕在这些石柱上——都是些非常致密、坚固的大石料。整个地下建筑共3层,最深处离地面12米。

  建筑者持石锤工作,因为在马耳他岛上根本没有黑暇石(即火石)。

  这座地下建筑的设计者是谁?在石器时代,他们周围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什么急急忙忙地建造了这座巨大的地下建筑?直到今天,人们仍然没有找到答案。

  现在让我们去小岛戈佐,它是地中海上一个针尖般大小的小岛,在戈佐岛上坐落着整个马耳他群岛最大的神庙。

  人们称这一神庙为艾尔·甘蒂亚,意为“巨人”。从神庙群表面严重风化的情形看,巨人神庙是非常早期的建筑。这儿大大小小的石块互相重叠,犬牙交错,其中最大的一根独石柱宽为7.81米。艾尔·甘蒂亚神庙是整个马耳他群岛上尚存的唯一与某个古代传说相联系的神庙。据说,一个怀孕的巨人独自建成了这座神庙,建成以后,她就在神庙的墙下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个孩子在神庙中渡过了童年时光。这里涉及到的巨人,是不是有些荒诞?

  在莫斯所写的第一本书中也提到了巨人。这些巨人是远古时期的英雄。在先知亨诺克的伪书中,作者问道:“何以生下了巨人之子?”而在先知巴鲁克一篇惟一由古代传下的文字中甚至提到了巨人的数量:“将出现地球上最大的海潮,它将毁灭所有的肉体,也将毁灭409万个巨人。”

  但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呢?一个马耳他群岛上最大的神庙怎么会建在一座没有人烟的小岛上呢?难道这神庙并不是为人类建造的?所有问题的答案已在时光的流逝中被湮没。

  难道在远古某个不为人知的时期,神秘的马耳他群岛上真的有过外星来客光临?
分享到:

我有话说

全部评论(0)

没有更多内容了
点击加载更多

猜你喜欢

新闻热榜


科技版微信


科技版微博


科普版微信


科普版微博

  • 政府部门

  • 高新园区

  • 合作媒体

  • 友情链接

海南大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海府路89号海南省科技厅  备案号:琼ICP备17001763 技术支持:创想传媒

微信

微博

返回
头部